明月曾照彩云归

文:民族富强

  许是常念叨,心里的份儿更沉重了些,时隔多日,想同你再说说,却不知从何聊起,总是常常念你,今日提笔寄给两封信,一封是情书,另一封也是情书。

精美图集 (46)

  雪儿落在我的肩上,我回头望去,只是看见了你和春天罢了。

  在你与我相识的那些日子里,你应是早已察觉了我的心意的。但我仍觉得若不明了的说上一句我喜欢你,实在有愧于这段情缘。你且就听我唠叨一句,我喜欢你。

近来总是有人问我你最近怎样了?你的安康与我何干,我又怎会知你最近如何,真是怪的紧,对了,枣树结果了,我为你送去些,秋深了穿厚实了,枣子也多吃些。2 (100)我再唤人为你添些新衫,女娃总是爱些带花的吧,真是累人的很。

我先前总以为情书是好写的,所以一见那些个三两行的文字,便骂道满是刻意,扭捏,造作;然而,当我真实实在在于案前写作时,却只得罢笔,不觉出了神——大抵是因为情书好写,而情不好写。

入夜,横竖睡不安生,许是又念起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