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诗.珍惜

文:谢显凤
时间点滴贵如油,转眼春光便已秋。
精美图集 (65)
愿那笑容随老去,但愿精神永少留。

有声谛歌多增兴,无语赏花少添愁。

怜笑旧人常悔恨,遗年空悲百了头。

1969年10月,我在同学家玩耍,不知何因?同学的一位朋友与我相聊时,暗地相中了我,几天后我便从邮递员手中收到了一封书信。哦!是他?那年月社会上男女谈恋爱,流行着一些扉语,“好吃好穿嫁给军官,脸上有光心中幸欢。黄色军装红星闪闪,2 (27)有多神气威武满满”。我有些惊讶,又有些羞涩。啊!他这么大胆,用心表达向我挑战。唉呀喂,不行呢,哪怕我心中喜欢他,但我也不敢去高攀他。不是我自悲,而是我忧担。那年月“文革”期间,我还很幼稚儒雅,才是黄花少女,不得谈恋爱,但我诚实,便懂得害人之心不可有,整人之心切记无。况且父母親在文革期间被“政审”,关进了“牛棚”。那年月,与军人谈婚论嫁,黑狗仔子肯定不行。我心善,不願耽误别人的青春,决定与他见面叙说,请他另找心欢。记得,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我们相约在某公园里相见,那一天我们互相牵了手,谈了心,并交换了意见。我说明原因后挥泪与他拜拜了。曾记得,那天月夜之朦胧,我泪水横流,不想让他看见,强忍着痛,了确了第一次初恋。写了小诗一首。现在还记得。“只当我与你命中无缘,有情线也延伸不到永远。心在痛也要忍着谢别。这是我无奈的选择!“恨相见得太迟,怨归去得太急。车鸣喇叭声声,留得我离愁住,留不得我离人住。人生呀莫贵于,最难忘是深情友谊。恨情线别绕心,但愿我们相思翩翩。不能成妻到永远,就当朋友暂别。我把你藏在心你,今生在梦里与你同枕共眠”......。他是部队的一位军医官,从我心中飞走了几十年,而今已在千里之遥的家乡安居乐业。你好吗?我还想着你呢,愿你青春永驻,永远是棵不老的常青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