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所爱之人,被岁月温柔以待!

文:传承123

那一年,正值大三寒假返家,天空雾气蒙蒙,淅淅沥沥飘着零星小雨,在这个山城的火车站,人流如织,和学友聊天的无意间,一眼撇见,她正在角落里掉泪,当时心中莫名一动,但又随之过去。上车后她景在坐在对面。

那时候火车要行14、5个小时,漫漫长夜,拥挤的车箱,让人昏昏欲睡,疲惫不堪。学友们没了谈话的兴趣,东到西歪的进入梦乡,而她一直在低头看书,一溜长发滑落在脸庞,我心里如痴如醉……

列车员过来查票,学友们极不情愿的掏出车票,嘟嚷着又睡了过去,她掏出一个粉色的钱包,取出车票,列车员在车票上画了个勾,随口说了句,“略阳凌晨4点40到”。我的心中一阵失望,原来我们不同路。

“你是略阳的?”,我借机问道,

“嗯”,她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我是汉中的,比你远。”,我不自觉的说。

“我也是汉中的,去略阳看妈妈。”,她有点伤感的回答道。

我一滞,不知如何回答,她又低头看起书来,那是一本86版路遥的《平凡世界》。

“这书,我也有一本,高三时,在语文课堂被老师收了。”,我随口说道。

“那你喜欢谁?”,她问我道。

我突然语塞,“少平,2 (89)少安,晓霞,润叶”等等,这些人物一个个在我眼前飞过,我惘然了,二年多的大学生活,我从来没和别人谈过读书,女朋友倒是谈了2个,却都无疾而终。

“你比较喜欢谁?”,我反问道。

她看着我,眼睛里起了层雾,淡淡的说:“郝红梅,她象我妈妈!”。

我心里一抽搐,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一刻,精美图集 (38)她悄然进入我的心中。随后,我们便陷入深深的沉默里,她继续看着书,我则看着车窗玻璃上她的影子。在火车咣咣当当的节拍中,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眼前尽是她艳若桃花般的面容。

清晨,在车窗外的阳光中,我醒了过来,一眼看去,对而坐着一个扎小辫的女孩,她已不在了。见我盯着她看,那女孩有些羞涩的递来一本书,说道:“你睡着了,这是那位姐姐留给你的,”。我点点头,接了过来,随手打开,扉页上,一行秀丽字体映入眼帘,“愿我所爱之人,被岁月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