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潇

文:江久

(本文背景:男主赵和,女主江盈

赵和:闷骚内敛淡漠,除了对关系特别好的人,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

江盈:活泼开朗外向,表面大大咧咧却心思细腻敏感。

二人原是初中同学,也算青梅竹马,颇为亲密,互相暗生情愫,却谁也不敢开口,后来毕业了不在一所学校,只能偶尔放假一起打打游戏。相隔甚远,却始终没有断了联系。)

——云雨自从分散后,人间无路到仙家,但凭魂梦访天涯。

玻璃窗外的防盗网将景物分成二十多个小长方形,再外面是交叠的墨绿色叶子和被剪得零碎的天空。一场长夜雨,下到黎明,又到晨午,不曾停歇,天一直阴沉着。

那天的雨下得肆意潇洒,风却沉默而温柔,在叶间打着旋儿,和雨纠缠在一起,慢慢相依,慢慢落下。精美图集 (89)最终,雨滴不知渗入了哪条缝隙,风亦看不见是何时消失在林间。

我们都没怎么说话,只有最基本的游戏交流。听着雨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连续不断,似乎蕴藏着些许情绪。我想象着你沉默时的模样。平时除了一群人玩闹的时候,你本就是个不多话的人。所以你该是习惯了这样二人相对无言的状态。

我却是不习惯,我们好似相隔很远——疏远。但我迟迟没有开口——你知道,我时常有些可笑的想法,比如,先开口就“输”了。你是不懂我的,但是,你却开口了。

你说:“你那边下雨了吗?”声音如拂面春风般温柔。

我看向窗外,只见枝条在雨中摇曳,自是意料之中,“当然下了,很大,一直没停过。”我的语调颇为轻快,似是愉悦。

你语气中带着笑意道:“这怕是故意不让人出去玩。”我一时无言,“出去玩”这种词本不该出现在我们的对话中。我们都不甚爱出门,何来此一说?只是那一瞬,我眼前却浮现出我们并肩而行之景。

雨很大,亦下了很久,连接了我们前后两次相聚。这样中间相隔的十几二十来个小时就不难熬了。从昨天到今天,我们看的是同一场雨。雨一直下,仿佛我们也一直在一起。

我忆起当年某日上学,晨起就是黄色或橙色预警,班门前的走廊满是雨水,我们坐在教室里,窗外天幕暗沉,像无月无星的夜。那日狂风呼啸,大雨滂沱,如此气势磅礴之景,我们一起看过。后来两处相望,风雨便成了你我。

其实风不过是流动的空气的回转,雨不过是弥漫的水汽的凝结。天地之大,何处不是二者相依相伴,长相厮守。所谓暂时的消散,不过是待到下回墨色压城之时,云烟成雨,浩气生风,自云端之上,自六合八荒而来,再向世人演一场回肠荡气的爱恨别离。

正当我写下这篇文章时,天边又下起雨来。直至雷声传入耳中,我才发觉窗外已茫茫一片,2 (14)万象朦胧。风卷着骤雨飘入楼阁,走廊上又遍地积水。雨下得这般大。我站在不同于昔日的屋檐下,静静望着重重雨幕,望不见尽头。你呢,你那边下雨了吗?

本人文风如此,喜欢将叙事写成散文,情感都藏在细节里~仔细看,文章的主要景物一般都象征着男女主哦~

本文象征:风=女主,雨=男主

本文关键语句:“你那边下雨了吗”

这是男主在努力找话题哦,因为他不善言辞,听起来有点傻傻的,很僵硬很别扭,但是有人懂他~

以后将会出一系列这样的小故事,基本以女主的口吻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