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埋在时光中秘密

文:宁静

当你还处于青春的年纪时,是你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最可惜的是你暗恋着一个人,而他却全然不知,你默默关注他,为他悄悄流泪,他也许察觉到而装作不知道,因为有太多的原因,这份喜欢,这份爱,只能埋藏在心里,不能表白。我不知这算不算暗恋?

心理学说,少女最喜欢异性长者。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吧,我上中学的时候喜欢自己的一位男老师,他是我的语文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我喜欢他的多才多艺,潇洒干练,风趣幽默,出口成章,口若悬河。当然那时不只是我一个女生喜欢他,我知道喜欢他的女生很多,而她们都是想方设法接近老师,经常找借口去老师的办公室。唯有我默默的关注着老师的一举一动,偷偷的喜欢着,不敢让他察觉。怕被同学和老师耻笑。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可笑幼稚的心理,但我却无法克制的喜欢着他。当然我也是他的得意门生,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里,只要稍微用点功的人都会是很优秀的学生,所以我不只是语文课学的好,作文常常被当做范文,在别的班里交流,就连数学,物理,化学,政治等作业,卷子,学习笔记,也常常被代课老师拿到别的班里交流学习,我当然也是老师眼中优秀的学生。

我去班主任办公室次数很少,往往是以班干部的身份,被老师叫去布置任务,或者开班干部会。和老师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我从不敢抬头正视他的目光,只闻其声,不看其人。而在课堂上,我却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师的一举一动,从不放过他讲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我对他是仰慕,崇拜,喜欢,敬爱,而这些都是我个人的心理活动,无人知晓。虽然老师讲课时也一直注视着我,看着我的每一个反应,因为我会跟着老师讲课时随口的提问,及时作出反应,比如点头或者回答,而老师也像在给我一个人讲课一样,只要我不作出反应,老师会看着我不断的反复讲解,反复提问。但每个老师都喜欢专心听讲的学生,这我心里很清楚,因为我专心听每一个老师的课,而每个老师也都关注着我在课堂上的反应。

每一次学校举办师生篮球比赛,我都会站在人后偷偷观看,因为赛场上有语文老师矫健的身影,他瘦高 精干,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的潇洒,灵活,让我惊叹不已,喜欢不已。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我对老师的感情日以加深,放假期间我会默默的思念老师,甚至做梦都会梦到老师,也常常会从梦中哭醒。我曾专门为老师写了一篇文章,写在作文本上,大致内容是对老师的敬爱和思念。最后一段我记得有这么一句话:师生之情胜似父女之情,学生对老师的敬爱,思念,是师生之间应有的感情联系和道德关系……我感觉越描越黑,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这篇作文一直没敢交给老师,直到毕业前,有一女同学约我去和老师告别,我才带上了作文本。那是晚自习之后,我们去老师的办公室,他热情的接待了我们,给我们泡茶,在炉子上烤点心,我们三个人围在一起喝茶吃着点心,聊着天。老师忽然对我说:宁静,听说你能猜字,今天就给我猜一个字吧,算是分别给老师的礼物。我同学也跟在后面帮腔,她说:对对对,宁静是神童,就让她给老师猜一个字吧,她猜字可神了。我赶紧否认,我说猜字是假的,这是类似于魔术的游戏,我是偷看了字的,可我同学作证,那天在宿舍,全校停电,没有灯我怎么偷看的?我老师在纸上写了一个字,非让我给他猜,我赶紧摇头,并起身向后躲,老师双手拿着写好的纸片,一直把我逼到了门口,没有办法,我只好把我这一从小玩到大的魔术游戏,从头演示一遍。

离开老师办公室前,我才把作文本交给老师,我说我写了两篇作文,让老师帮我修改。其实我知道,第2天我们就要离开学校了,没有机会再看到老师修改的作文。

高考分数公布以后,我初选上了,我又一次去找我的班主任老师,请他帮我填报考自愿,当时班主任老师正和另外一个老师坐在他办公室门口聊天,我说明来意,老师批评我:考试前,就给你说让你报考大学,2 (40)非得报中专,这次大学的考试题比中专的题目还简单,而且很多题目咱们也都讲过,你没问题能考上。

老师的话,我没敢反驳。

他和另外一位老师,根据我的分数商量,给我报了5个志愿,其中陕西银行学校报在了第一自愿,我不折不扣的听从了老师的建议,如愿以偿的被学校录取。

入学前,我在路上遇到过一次老师,他问过我什么时候去银行学校报到,我告诉他时间。

9月8号那天,是我去银行学校报到的日子,一大早,我背着行李在车站等车,就在我快要上车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我的班主任老师,他也正好向我这边张望,我的眼泪止不住疯狂的流了下来,我跟随人群上了车,等我坐定以后再向车外望去,只看到他离开的背影。我默默地在想:他是来给我送行的吗?不得而知!

对于班主任老师的感情,随着时间和在校学习任务的繁重而慢慢的冷却,淡化下来。直到毕业分配多年以后,我遇到一位男同学,他问我有没有见过班主任老师?我说没有,因为他的工作调动了,我不知道去了哪里。2 (19)我同学告诉我,班主任老师对你这个得意门生念念不忘,一口一个宁静行长,咱们宁静行长怎么样怎么样,因为那时我已经被提拔为支行行长。后来我让司机帮我打听到了老师的住处,我带着很多东西去了班主任老师家看望他,那时候他已经有病在身,手变形,张不开。当时他正和妻子在大门外菜园里劳动,我叫了一声:老师,他先是一征,紧接着就叫出了我的名字。那时,我离开中学和老师已经有10年左右时间,老师看到我非常高兴,询问了我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一一做了汇报。临别时我偷偷地塞给师母2000块钱,让她给老师买一些营养品,不料正好被从门口进来的老师看见了,他和我拉扯了半天,坚决不收。他说他有退休金,完全够他们两口生活,孩子们也都工作了,经常给他们用钱。推来推去,我只好把钱装起来。老师后来因病去世了,我参加了他的追悼会。

我的这段青春时候的朦胧的感情,却无人知晓,成为被时光掩埋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