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那年我二十岁》

花样年华___初恋
一个月以后我们又一起回到了山村。那晚知情点里只有我们俩。我们一起做地晚饭,晚饭后饭桌前我们相对而坐。那晚、我们聊了很久,那晚我们也聊了很多很多。夜已经很深了,我们仍然意犹未尽,情绪已经接近沸点。
那年她十八,我二十。青春涌动,是一个极容易犯错误的年龄......。
后来我还是做出决定,坚持把她送出了门 ,外面的夜黢黑黢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女生宿舍过去还有十多米。我不敢去送她,也不敢去碰她,我怕我们燃烧起来!
第二天我们见面后都默默无语,我感觉她看我时形同陌路,此后相互之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一直到离开那个山村。
我知道那晚我可能重重地伤害了她。她是独生女,父母亲的掌上明珠,一个骄傲的公主!
下乡的头一年由于母亲刚刚离世不久,我还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再加之我没有过冬地棉衣。妹妹下乡带走了家里唯一多出来得一床棉被。我和弟弟合盖一床被子,因此年前没能和大家一同下去。
春节先去的几位同学回家过年。我们知青点原先只有一个女生为了给她找个同伴就找到了她。
她是交大附中的,父母亲都是上海交大的工作人员,支援大西北来到西安。汉中有大米就找到了我们。过完春节她和我们一同来到南郑华山公社,开始了上山下乡后的插队生活。
白天我们男生出工,俩位女生轮流做饭一人一星期。担水理所当然就是我们男生的事情,轮到她时我早早的起来把水缸挑满水,我的力气大。另一个女生有她的哥哥。
早请示晚汇报,那时候也是生产队精美图集 (18)的必修课。山里三月的夜晚满天的星斗,夜色趁着桃花的芳香。我溜出会议室,她也悄无声息的跟了出来,默默地跟在我的身后......。
我转过身.她离我那么地近,我听地到她的心跳和呼吸,她身上散发着女人特有的体香,我强忍住冲动,真想给她一个拥抱。
夜晚我们一起徜徉在山间的小路上。
我们一起到新集街去赶集。
我们一起往公社送交公粮。
公社的舞台上我们一起为贫下中农演出。
夏忙过后她约我和她一起回了西安。火车站分手时她再三嘱咐我明早一定去她家。我是第三天才去的,伯父,伯母埋怨我为什么这两天没来?随后的一个多月我大都是在她们家里度过得。晚饭后我们坐在小区的院子里聊天到很晚,热情得款待又让我感到了家的温暖。多么慈祥善良可亲的俩位老人。
许多年以后当我成熟了,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我才知道:姑娘的心是伤不得的。我也很是懊恼我那时候感情上的懦弱。
每当我回想起那段往事心中总是感到暖暖的。
一段青春,清纯,而又青涩的感情今生难以忘却!
哎!青春哪!【文/羊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