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

小时候我在定西铁路子弟小学上学,我的同学有当地人也有很多来自其它省份:河南、四川、东北等等。那年暑假精美图集 (29),正好念五年级,面临即将升入初中的档口。(当时小学是五年制,中学是四年制)由于我们的小学五年几乎大半时间都在动乱的文革中,学习受到许多干扰,所以很多课程尤其数学大家都学得不扎实,到了初中连分数的加减法都不会,就没法上课了。那一年上面要求复课闹革命,为了我们顺利升学,学校在五年级6个班进行了一次数学这门课程的摸底考试。考试结果也很有意思:整个年级200多同学,只有我一个人考了七十多分,其余同学都没考及格!校长特批,我一个人可以放暑假,其他同学必须在暑假期间补课。我心里那个乐,心想这下可以好好玩一个暑假了。

我的父亲在部队工作,我们家住在部队的一个带院子的仓库,院子非常大,我至今仍清晰记得院子座落在许公街119号。北边有一排平房,最西边的两间就是我家。诺大的院子就只住了我们一家六口。其余的房子里都放着战备器材啊什么的。院子的西边堆着很多水泥电线杆,旁边有两棵大杏树,每年杏子成熟时我们家兄弟姐妹四人就能大饱口福,享受那大大黄黄的大结杏,从开始到吃完差不多要持续一个多月。大门口有解放军叔叔值班站岗。

一天,隔壁院子的几个小朋友来我们院子玩,一起来的有个陌生的小姑娘,后来知道她的名字叫小霞,差不多和我同岁。一见面她那种可爱的笑靥,那种从心底里生发的亲和感,有一种似曾相识,或是梦里见过的感觉。我长到十几岁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她上身穿着白底碎蓝花的衣服,下身穿一条黑色的裤子。扎着两个小辫儿,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尤其是她的嘴唇,非常漂亮,她的上嘴唇比一般人的要宽且线条分明,十分地与众不同,笑起来嘴型特别好看。我当时的感觉就是遇到仙女了。她们家住在临洮县(也是我妈妈的故乡)。放暑假了,父母亲带她来亲戚家玩,就住在我们家隔壁的院子。她父母亲都是县文工团的演员,(后来我经常想,难怪她长得那么漂亮而且歌唱得那么好听,原来是父母的遗传和熏陶。要知道临洮可是出美女的地方,中国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就是这里人)。那时正值十年动乱,一切都是乱哄哄地,充斥耳畔的不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就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像《歌唱祖国》这样优美的歌是不允许唱的,所以我是第一次听到她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声一起,仿佛尘世的喧嚣突然变得寂静,只有她的天籁歌声在绵绵回荡……那些天我整个脑子里响的都是她美妙的歌声,真是余音绕梁数日不绝。长大以后,每当听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这个歌声响起,尤其听到女童声领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异样的,就感觉是小霞在唱。还有,第一次听她唱“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听来觉得那么醉人、那么迷人!在以后的岁月里每当听到这首摄人魂魄的歌都会流泪。

很快我和小霞就熟悉了。她会唱很多很多歌,都是我从未听过的。她银铃般的笑声,也让我无比快乐。小霞渐渐也了解我了,她觉得我学习比较好,挺佩服我的。一天到晚宝宝哥长,宝宝哥短。她还把我编进了儿歌:“宝宝哥哥学习好,老师给个大油膏(一种油炸的糕点),宝宝哥哥学习膻(当地土话是差的意思),老师给个大板砖”。逗得我哈哈大笑。她那种精灵古怪,那种可爱,满院子充盈着她的欢声笑语,满院子都见她彩蝶飞舞的身影。她深深吸引着我,使我一刻也不想离开她。小霞带给我们很多快乐,我们一起玩,一起品尝杏子。真是其乐无穷。

我人生第一次感觉满满的快乐,就是那种初恋的感觉,很甜很美。我开始非常喜欢她,但又不知道怎么表达,也不敢表达。

那时没有什么像样的玩具,但是我们会想办法自己制作。自制的玩具玩起来也是不亦乐乎。比如,在堆放的水泥电线杆上玩泥巴,做各种战车、坦克。玩自制的滚铁环、跳房子、弹玻璃球……还有,那时能看场电影是一件有点奢侈的事,记得她父母还邀请我和她们全家一起看过一场电影。

有一天下午我们玩自制的跷跷板,对面是两个小朋友,这边是我和小霞,她坐在我后面紧紧抱着我的腰,跷跷板此起彼落,我们玩的非常开心。突然,她附在我的耳朵上,轻轻地说“宝宝哥,我爱你”,我着实吓了一大跳,立刻红了脸,心扑通扑通地跳,不敢看她,我偷偷看看其他小朋友,好像都没有听见我才放下心来。

我心里甜蜜极了。整个人第一次感觉到了喜欢一个人和被人喜欢的那种无与伦比的欢愉!那几天我都沉浸在幸福里。我很想找个机会也对她说“小霞妹我也爱你!”那时虽然懵懵懂懂并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爱,但是非常享受那种美妙地感觉!

这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都有点不自然,我在小霞的脸上看到了羞怯,看到了她看我的眼神里面的含情脉脉。也觉察到了她有时候会沉默不语、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脸红。这一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现在想来我真是一头驴!真蠢!

就在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喜欢彼此、玩的越来越开心、我对未来有一种憧憬和向往的时候,她们全家回老家去了!事情来得很突然,我想对小霞说那三个字已经没有机会!来得匆匆去得匆匆!一切美好戛然而止!我整个人懵了好多天!

自此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也没有过她的任何音讯!其实现在看来临洮县距离我们不是很遥远,很方便就能找到她,但那时这个距离确无异于天涯海角,对于一个尚未成年的小孩子来说,更是如此,是没有条件没有可能去找寻她的。况且,这个秘密我一直珍藏在心里,不曾对任何人说起过。我那酸楚又甜蜜的初恋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开始,悄无声息地结束了。

后来 我一直后悔没有对她也表白,觉得是一辈子的遗憾。但我经常想就算是我对她说了那句话又能怎样?细细想来她是我人生之初的一个小小的、美丽的插曲!是一个美丽的邂逅!是山泉般清澈见底的最纯真的情感!我永远记得可爱的小霞!记得她的歌声!记得她的笑脸!记得她编的儿歌!记得和她一起玩的每一个细节!

每当想起小霞我都问自己,这能算是我的初恋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无论对我对小霞都应该算是初恋吧。应该是我们人生第一次心灵的悸动,第一次美好的体验。直到今天,我觉得她对我说的那句话是我听到过得最动听、最美妙的!

小霞的出现宛若天边一抹微红的晨曦,激起我对未来的向往!她的歌声在我心里流淌,她的表白在我耳边回响,虽无陪伴,也是幸福的时光!如今,鬓发成霜,记忆泛黄,她的身影、笑靥却时时在我心里徜徉!

亲爱的小霞你现在在哪里?你还好吗?【文/西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