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掉的爱》

文/刘三姐

听父亲讲:"我出生不久,得了一种病差点要了命,父亲把埋我的坑都挖好了,后来吃了一个秀才给的药,奇迹般的复活了……。

人这一辈子总是有许多遗憾,也许美好总是在回忆里出现…。

随着年令的增长,某部队长给我介绍了一个战斗机飞行员,我们相爱了。

一九七O年的十月我们申请批准,当部队的调查函到我单位时,组织部门的同志找我谈话,举了好多例子,战鹰是高危险工作,他们不准备发函。

可我爱他、想他、我看重的是人品,我愿为他付出而感到骄傲。回答:"我已做好思想准备,发吧!

"出人意料,政审卡壳了,因我不是团员(七十年代正值文化革命期间,党团组织活动没恢复)我家五个姑娘四个嫁的都是党员军官,大哥还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空军功臣,国家为了培养我哥花的金银垒起来不知比我哥高多少。唯独我卡壳。

军人:只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爱蓝天,爱他的飞行亊业,爱他的战鹰,他是党支部的组织委员,为了他的前途,我们是有缘无份啊!我离开了我心中最爱的肖哥。

一九七0年国庆前的见面,却成了我永久的回忆。那天他来接我去部队,那时的我还没有长大,没有一个人离开母亲的习惯,没跟他去…,沒有陪伴他渡过两天的国庆假期,这成了我一生的遗憾,悔之晚矣!!

他64年开始飞行。虽然我懂得爱一个人不等于非要在一起生活,但我始终放心不下他。感情世界里有一种说不尽辛酸的深爱叫一牵挂。他是我一生的牵挂。大千世界最难说清楚的就是这种感情。

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党的一员,但也挽不回我们的相伴。我只有把这份爱、这份情藏在心里。忘掉一个深爱过的人,很难、很难!要想真正放下,就更难了。

五十年了,初恋的那份温暖和温柔却依然存在。初恋一无论是持续,还是离去,其实都是一段抺也抺不精美图集 (21)去的记忆……

念蓝天之鹰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