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在春天》

才栽梧桐树,就有凤凰来。

机缘巧注定,命数有神化。

爱情是一种巧遇: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我与我妻,相识于我的家乡襄陵镇。

三十年前的一个周末。杨柳初绿,阳春小三月,乍暖还寒。在公社办公室值了一会儿班,刚想骑上自己的永久自行车出公社大院,迎面碰上扛着一捆梧桐树苗回机关的王副书记。他挡住了我:“我们俩值树吧。”我和王副书记在公社大院西墙边拉开架式,挖坑栽树。没多时,王副书记被人叫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孤伶伶在那儿挥锹铲土。

偶儿一抬头,眼前惊鸿一瞥,公社大院中,中心花池旁,不知何时伫立着一位妙龄少女。头束马尾辫,身穿麻灰色毛呢半大衣,下着湖兰色筒裤,流海轻斜,肤如凝脂,脸如白玉,嘴角微蹙,大眼圆睁,顾盼左右,流目生情。只见她双手插兜,婷婷玉立,恬淡素雅,明媚安然,气质天成。

我一时心情荡漾,目光旖旎。似水流年恰少年,时年,我青春芬芳,风华正茂,恰是家人、同事为我说媒提亲的档口。我一直激情不宕,初情未开。不知是天意不到,还是没有遇到意中人。而此时,一眼凝眸,一世倾情。

我树也不栽了,远远而专著的偷瞄着她,直到她站累了,踅身返回一间办公室。那可仪容貌,那气态唯一的站姿,那微微紧蹙的嘴唇,立时影印我心扉。身后是刚刚栽植的梧桐,身旁是一株含苞欲放的桃花树。“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刚刚栽下梧桐树,就有凤凰飞来?桃花刚刚绽放,桃花运也不期而至?是梦?是幻?

在千万人流之中,遇见一个能触碰你灵魂的人,遇见一个该遇见的人,应该是爱神的旨意,五百年修来的造化,一千年修来的天缘。在她最美丽的时刻,出现在我眼前,在我情窦初开的时候让我遇见她。巧合?天意?

空寂的公社大院,西墙的一隅是我,院中间的一方是她,没有早出现一天,也没有晚出现一天,没有早到一步,亦没有迟到一步,没有多余的一个人,也没有该少的一个人。多情的上天按排了一幕无言而曼妙的相遇场景!

那个偶然出现的姑娘当天下午就走了。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看过我一眼。她走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子,多大年纪,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就那么匆匆一面,给我留下无限美好的印象,我好象走入梦幻。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若无相欠,怎会相见!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

有缘千里来相会,命数缘份有天定。一切不是虚幻,一切皆因缘起。我想信她一定会再出现我面前。我在盼,我在等,我在祈祷。能等到,是我之幸。等不到,是我之命。我愿意傻傻地等。愿得一倾心,白头不相悔!

如果有缘,自会相见。若是前生未结缘,我愿今世重结来生缘。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她一定是我前世命中约定好的人,是我今生该等的人,该见的人。几个月后,望穿秋水中,她果然再一次走入我久旱初雨的眸中。她在我们小镇供销社当了一名售货员。供销社没有灶房,姑娘每天要来到公社灶上吃饭。我终于可以天天见到日思夜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梦中人。

相遇、想思、相待、再相逢。人生总有一种心心相印,息息相通的感觉,叫人如痴如醉,使人泪雨梨花,让人欣喜若狂,过程如此的唯美!

缘起水生,水到渠成,天偶佳合。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经历了一场风花雪夜、姹紫嫣红的爱恋故精美图集 (41)事!

如果没有这最美的一遇,如果没有这浪漫的一幕,如果没有这神话般的传奇,也许我们会分别走上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路,天崖若比邻,可能今生是陌人。

爱情,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奇迹,相逢本毫无预料,相爱更是匪夷所思。一个生命与另外一个生命,原本毫无瓜葛,却在相宜的时间,山一程水一程赶来相遇,成就了难以巧合的缘分。

三十年过去了,爱情之树根深叶茂,花果硕香。

三十年过去了,那情、那景、那感觉,还是那样记忆犹新,就象昨天一样。

不忘初遇,不忘初心,不忘初情。再过三十年,这美好一遇还是这样历久弥新,回味余长。【文/金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