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文/苇】

张,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

他在某市宣传部工作。

为了写一部反映教师生活的长篇小说,他来到我们学校体检生活,为期3年。

学校给他安排了少量的课时,请他给我们上专题讲座。

我是他的崇拜者。

我虽然也偷偷写有小说,却从不曾发表过。

一见大名鼎鼎的他,我就经常去找他,向他讨教小说章法。

他于是口惹悬河,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起他是怎样写小说的。

当然,他把我当成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

他在我面前海阔天空地说了一大通,比我们的教授说得还要玄。

他发表了一大套我闻所未闻的奇谈怪论。

我后来发现,他其实是在和我开玩笑,他根本没有认真地对待我。他在戏弄我。

于是,一气之下,我与他断绝来往,我再也没有去拜访他。

过了半年,,有一天,我受不了孤独的侵扰,又去拜见他。

他一见我来,一反常态,请我坐,给我上茶,再没有把我当成小女孩。

我好欣喜。于是我们又就小说种种章法开始了我们的谈话。

谈话的半路中,他忽然停了下来,激动地一把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握着。精美图集 (31)

他对我说:他来之前,有女朋友,并且已经订婚。

昨天他接到他父亲打来的电话,说:立刻回家结婚。

可是,他说:眼下他还不想结婚。

他说……

他望着我的眼睛,把心中的一切都倾诉出来!

我听了他那一番情意深厚的话,惊诧不已:想不到他知我心!

我对他倾慕已久!

我等待这些话已经等得太久太久,幸福突然降临,我还不知所措:

我不敢相信,我怕这幸福会一瞬间消失。

我想:我是谁?竟然会有这样的幸福?

我知道,他此时很苦恼。我也知道,自己不该闯入他的生活。

我小心翼翼地侍奉他,和他说话,安慰他,劝他回家完婚:

我并没有太多的奢望,命运并没有亏待我。

这两年来的校园生活,他给予我的,足够我一辈子回味。

我趁他情绪稍好一点,便起身告辞。

我进了自己的小屋,情绪才突然失控。

我扑倒在床上大哭起来,把眼泪抛洒了一床。

我不知道我与他相遇,是幸还是不幸?

又过了半月。他接到作家出版社他朋友打来的摧稿电话,问他初稿写得如何?

他垂头丧气地说,这部小说流产了,他写不下去了。

对方在电话里把他臭骂一顿,责问他:为什么半途而废?

他不说,他怎么说?

又过了半月。

悄悄地,他走了。他一声不响地走了。

他留下三封信:一封给学校,一封请学校转交给他家人。还有一封给原单位。

他说:他走了,很抱歉!并请通知他家里和他的单位。

他去大西北的某个地方谋生去了,请放心。

叫家人和单位不要去找他,他会好好生活

(他原在单位好象给他通报批评,并除名,因为他不辞而别。)

我闻讯后,大吃一惊。

二话没说,立即打点行装,跳上了去大西北的火车。

现在,我要去追随他!

以后呢?

我才不管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