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是梦,我的初恋不是梦。那是一种似梦非梦、半醉半醒的状态。

那个晚上,挺热,与她相遇在大学的南操场,多数短裤女生中她浅蓝长牛仔裤格外显眼,这个女生从内而外的吸引到了我。

等她们出了操场,到了昏黄的南北通向大路后,我与耀赶快追了上去,耀不敢,我来,我:“…”,之后,她抬头看了看我,她好矮,这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难忘的眼神,惊讶中又带有一丝丝的恐惧。

那个晚上,星星很亮,氛围刚好,她说的每一句话让我感到特别舒服。临别时,她脚步渐渐的慢了、慢了,似乎有点不舍的结束今晚的相见,我大声地调侃道:“据说在喜欢的人面前脚步会不自觉的放慢,你没察觉我变慢了吗?”,她笑了,彼此对视时从她眼睛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笑意。别时,她回头望了望我,她眼里有雪花,像水一样的雪花。

那个晚上,没有星星,但在朦胧的月光下,一切都显得格外的美。

“别看着我啊,这样搞得都不好意思了”她说

“我就要看”我说

“我好看吗”片刻之后,她充满疑惑看向我问到

“好看”

“我好看吗”她再次问道

“好看”我把音量提高看着她回答道

她站起来,我笑她小短腿,她也不出声地笑了笑。南方的姑娘总是那么温柔,此时我看她的眼睛,不像天上的星星了,也不像雪花了,像是两颗波光粼粼的心,后来才知道,有一颗是我的,有一颗是她的,都像水一样的融化在她眼睛中。

“我妈打电话跟我讲,算命先生说我今年会和一个比我小两三岁的男孩子在一起,直到永远永远……”她看着我说道。

我微微挑起眉毛,认真地看着她,此时的微风悄悄吹过身旁的树梢,吹活了枝头小小的花苞,吹走了月亮身旁白白的云,软软的月光恰好落在我俩身上。

近了,近了,我抱着她,她双手刻意的、轻微的摆脱我,可我抱的更紧了,她把双手放在我身后。我注意到,我微微低头,刚好能闻到她头顶的发香,多么合适的身高啊。我靠近她脸庞仔细的看着她,想弄明白我是如何把心给了这个比我大两岁的女生。她示意我可以,可我还是犹豫了片刻,再三的鼓起勇气,我深深的吻了她……

从此以后,我心里只有一个她,眼里除了她以外的女生,在我这里都是路人甲。

假期到了,她要回家了,据她说,他家挺远,要坐五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到。

临别那天,我忘记了我穿的什么,却唯独记得她穿的薄薄的白色连衣裙。

“忘记拿伞了”我说

“拿伞干什么”她说

我们并排走着,28度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刚好落在她的脸上,我看了看她,她好高。

“你走吧,走吧”,我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是我第一次吻她的额头,可是,可是也是最后一次……

回老家逛花店时,比较熟的老板问我:“小伙子是第一次养花吧?” “是的,怎么了?”

“我想跟你说啊,人们大概率养的第一朵都会死去,即使你对她关爱有加。”

“怎么可能呢?关爱有加还会死?!”我立即反驳道

“等你养了第二朵花时,你就会知道,原来那个时候你根本不会养花,而她恰好又没有那么容易养活,慢慢的,她也不得不为了生存而改变自身环境,以后再养她的人,没人知道她一次到底需要浇多少水,要晒多久的太阳。而你呢,有经验了,你不再会给喜欢月亮的花晒太阳,给喜欢喝水的花晾了几天,然而,你也很难从养花中体验到养花该有的乐趣了……”。

我实在听的不耐烦了,还没等她讲完我就匆匆离开了花店……

开学前的这几天,我都会主动的给她发消息,看到她回我了,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表情包,我都要开心好久。

开学后的某一天,下起了暴风雨,下了好久好久啊,雨停了,我发现我也把她弄丢了。

于是我就怀着担心与不安的心情找啊找,找啊找,“你一定要出现啊,我有预感到,我一定会娶你的,我们俩深深的相爱,就这样好久好久……”,临近傍晚,我失望的来到了当初相遇的操场,人山人海中,我一眼便看到了她,可是,可是她不过来。于是我就等啊等,等啊等,临近晚上,月亮娇羞地还没敢探出头,她就来了。

“梦,我真是一不小心把你弄丢了。”我说。

“可是……算了。”

深夜,她口中的"算了",像梦魇一样疯狂地在我耳边回响,我想拼命地抹掉今天这记忆,恨不得把它撕得粉碎,投向无边无际的大海。可从前又不自觉的在梦中出现,好像就是昨天,我闭上眼,感觉到空中划过一道流星,温温的。

那个晚上,还是那条路,路灯把地面照的昏黄,我们竟然碰面了,她奋力走在室友身后,想躲着我。我心想:精美图集 (43)矫情啥,都算了算了你走你的路就是了!

我向南,她向北,擦肩而过我豪不犹豫的走了六七步还是心软的停了下来回了头,她却已在望着我,她眼睛中有雪花,像冰一样的雪花。可是,可是我还是回过头继续向南走……

我喜欢她,就像她当初看着我眼睛中闪烁的星星一样,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那时候我不懂,或许,或许她也不懂。

那时的男孩没有失去尊严,却失去了一颗懵懂的心;

那时的女孩什么都没有失去,唯独失去了一个满眼都是她的男孩……【文/小乖狗】